第三十九回 11(情书)(大结局)

    说完对阎王道:

    “她的来生薄呢?拿来看看,就按着上面的发落吧。”

    阎王恭敬地让鬼差将付悦的来生薄拿来,打开先看了看,面色不改的递给姜子牙,道:

    “她十世被男人抛弃,流落风尘,最终孤独终老,疾病缠身。”

    如果鬼有血的话,付悦此时已经吐血了。

    姜子牙很是平静地说道:

    “希望不会再出事吧?”

    阎王立时说道:

    “小人亲自去办。”

    被强灌了孟婆汤的付悦,很快被投入到了轮回之中。

    阎王叹道:

    “希望她这一世知道行善,这样的话,她的来生自然会改一些。若是执迷不悟的话,却就要苦了。”

    孟婆没有理会,一碗接一碗的给鬼递着汤。

    杨国忠得了好处,自然办事。

    付新与罗辉的婚礼完了之后,第二天进宫谢恩。

    李隆基便就下口喻,让罗辉带着付新,即刻回南边,向父母报喜,并带了皇帝的敕令。

    其实现在的皇命,也不过是一纸空文了。

    但罗辉仍是极为慎重地接了敕令,却也没有当天回京。

    而是带着付新各家的走了走,然后不紧不慢地收拾行礼,这一收拾,便就十天,才又进宫辞行。

    李隆基看罗辉的眼光,比之前可就和善得多了。

    罗辉若是那天当天,便就逃命似的,急急忙忙地带着付新走的话。

    李隆基派人去盯着罗辉了,若果真如此的话,他便就会派了人将罗辉抓回来。

    若是罗辉反抗的话,便就就地斩了。

    而罗辉这样迁延了十多天,在李隆基认为,罗辉并不急着回南边,说明对大唐守住长安,非常的有信心。

    大唐的长安不会失陷,那么大唐便就会保住。

    于是,李隆基不顾军费紧张,竟然又赐了罗辉和付新许多财物,高高兴兴的将他俩个送出了宫。

    罗辉带着付新,不紧不慢的出了长安城,一路上,也是慢悠悠的。

    在十里亭外,看到了要饭的一样的李武,和着杜好好两个,拉拉扯扯的。

    罗辉想了想,还是出声问道:

    “你俩个在干嘛?”

    自李家出事之后,罗辉也一直在边关上,所以一直没有见过李武。

    突然见李武变成这副模样,罗辉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李武一见到罗辉,不由得一愣。

    拉着杜好好的手一松,杜好好便就跑了。

    李武要去追,罗辉给他的亲兵使了个眼色。

    一道长鞭,便就将杜好好从腰上卷着丢到了李武身边。

    李武不理罗辉,急忙蹲下身,扶着杜好好,关心地问道: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杜好好认得罗辉,心知自己今天是跑不了了,于是怒拍李武道:

    “你关心我干什么?你明知道我想要什么,你成全我吗?不肯成全我,还装成关心我的样子干嘛?我知道我是你买来的,可是你穷成这样,干嘛让我陪着你过穷日子?我要享福,享福知道吗?”

    李武喃喃道:

    “我会挣钱的,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杜好好冷哼着,全然不信。

    李武这话,自李家倒台之后,说了这么多年,最终将能卖的卖了。

    好日子的影子都没有。

    罗辉见他俩个吵得欢,于是笑道:

    “现在世道也乱,男儿志在四方,既然从科举上无望,你又是个无族的,不若就去从军,挣个世业出来,也好过被个风尘女子嫌弃,你以前的志气呢?”

    李武一听,眼睛一亮,道:

    “你肯带着我?”

    罗辉笑道:

    “你先问问自己,能吃苦不。”

    李武点头道:

    “能,苦算什么?老子吃了好几年了,再吃几年也无所谓。”

    罗辉看向杜好好道:

    “你呢?跟着他,最起码有人为你遮风挡雨,再碰见这样的傻瓜也是难了。现在世道乱,你就是想从旧业,现在谁有那心情?要不跟着我们走?要不就留京里,寻个下家?”

    杜好好这么些年,一直吵着要走,李武拉住了杜好好道:

    “跟我走吧,我就是当不成将军,跟着罗辉,也总能混得比在京里强。我决不会委屈了你的。”

    其实杜好好也是个纸老虎,虽然一直吵着要离开李武。

    但现在的世道,她如此精明,自然知道,谁还有心情风花雪月?

    她不过是吓唬李武而已。

    见李武这样说了,便就就坡下驴地点头答应了。

    但是没有马,于是李武便就与罗辉的亲兵同骑。

    而杜好好,便就上车上,与付新同乘。

    她俩个几年前曾见过面,多年不见了,杜好好细细地打量着付新,就觉得付新粉面如桃花,头发梳成了妇人髻,头上带着珠花,趁得付新的肌肤更加的白皙细腻。

    一看就从没经过风吹日晒,被人捧在手心里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