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谁都拒绝不了

    “阿敏呢?”

    从浴池出来的阿红,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对穿着睡衣,靠在床上的钟维正问道。钟维正指了指外面,回道

    “她说去外面收拾一下,因为下午你还要在办公室见两个客户。”

    阿红这才想起外面那些羞人的痕迹,除了阿敏和她,确实不方便让手下的员工来收拾。脸色嫣红的白了钟维正一眼,埋怨道

    “你那么多女人,怎么还是像“饿死鬼”一样,不管不顾的?这里是公司,大白天的就跑来胡闹,要是让外面的职员知道,又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了!晚上在家里,我和阿敏陪你怎么都可以,你就不能忍一忍,非要选在白天,还是在公司里?”

    钟维正嬉笑着拉过略有不满的阿红,揽着佳人的纤腰,不理会对方撒娇似得挣扎,温柔的帮她吹起了头发,口中缓言细语的说道

    “最近案子的事情,搞得我压力有点大,压力一大,就需要发泄一下。至于为什么选择白天来找你们,你还是不要问,比较好。毕竟懒得说谎,怕你说完之后,会不舒服。”

    阿红没好气的,一把拍开钟维正另一只在她身上作怪的大手,抢过吹风筒,离开了钟维正的怀抱,自顾自的来到化妆镜前,对着镜子吹着头发,看都不看钟维正,说道

    “你不说正好,我也懒得听,反正又是你和其他女人的那些事。对了,阿敏有些做不来生意上的事情,想继续读完剩下的一年大学,换个其它感兴趣的工作。”

    钟维正好奇的问道

    “阿敏想做什么工作?”

    阿红关上了吹风筒,拨弄了两下蓬松的小卷发,拿过化妆台上的护肤品,一边涂抹,一边回道

    “你也知道阿敏的性格比较单纯,人又比较内向,不合适社会上的勾心斗角,她都不感兴趣。所以我就介意她尝试一下教书,毕竟面对的都是孩子,会单纯一些。她自己也很心动,她生母生父,和她的养父养母倒是都挺支持的,就是她自己有些没信心,害怕会误人子弟。”

    钟维正的神色略有几分古怪,问道

    “倒不至于会误人子弟那么严重,我认识一个教了十几年书的朋友,如果阿敏确定想去教书的话,我可以拜托他帮忙教导一下阿敏,应该怎么教那些学生。说起来,你见过阿敏的生父生母,她们对阿敏怎么样?二十几年才找过来,到底是真心想一家团圆,还是单纯想要找个帮他们养老的人?”

    阿红放下手中的护肤品,拿过眼影盒,眉笔,睫毛膏等化妆品,一边描眉画眼,一边抽空答道

    “阿敏的生父生母,虽然看起来有些势利,但能感觉到他们对阿敏的爱护是真心的。听我提起阿敏想去教书的事情,也是尽心尽力的拜托人帮忙。听说找了一个相熟的朋友,是一家私立中学校董会的校董,等阿敏读完大学,就会被录取去那间中学实习。只要表现不算差,就能留在那里教书。”

    钟维正点了点头,道

    “那就好,毕竟阿敏是比较重感情的那种人,和他们失散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重聚,要是他们别有用心的话,难免会对阿敏造成一些伤害。如果阿敏……”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阿红乖巧的将化妆台上的手机递给钟维正,钟维正赞许的对阿红眨了眨眼,接过手机,接起

    “是我,有动静了?ok,你和阿生继续跟踪,随时和我通报情况。嗯,就这样,我会在办公室等你们。”

    钟维正刚刚挂上电话,阿红已经放下手里的活计,乖巧的为他拿过了衣服,就两个字,贴心。

    待钟维正快速穿好衣物后,阿红还细心的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钟维正也顺势弯下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两下。

    就在两人唇分,阿红气喘着落败时,在外面收拾好办公室留下痕迹的阿敏又推门进来,刚要说什么,就先被钟维正先堵上了嘴巴,又是一番相互争夺空气的缠斗,直到再次击败阿敏后,任由她靠在自己胸口娇羞的喘着粗气,调整呼吸,钟维正才温声劝道

    “阿敏,要对自己有信心,决定好了就去做。既然想要去教书,就大胆的去做,只要勇于尝试,就会发现成功和失败的几率都是百分之五十。我晚点会给你介绍一个教了十几年书的朋友,你可以和他请教一下。有时间的话,还可以去旁听一下,他是如何教学生的。我和阿红都对你有信心,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你一定能够做好的。”

    阿敏娇柔的点了点头,虽然还是表现的有点信心不足,但总归是微微握起了小拳头,保证道

    “我会很努了力学习的,一定会尽力做好,不让大家失望的。”

    钟维正欣慰的在阿敏的秀发上摩挲了两下,想要继续说两句鼓励的话,不想被阿红抢先调笑阿敏,道

    “即使睡在一起的姐妹,也不如自己的男人啊!我劝你上百句,都没这个臭男人的一句话管用,还真是让我这个好姐妹伤心啊!”

    剩下的自不必说,阿敏哪里说得过口舌如簧的阿红,应付了两句,两女便你捎我肋下,我挠你脚心,打闹了起来。钟维正也笑着招呼了一声后,离开了阿红的办公室,向西九重案办公室赶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