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黑色长发的女子站在不远处,可她身上爆发出的气势令人生畏。

    天衣无缝在此刻发动,织田作看见了黑发女子将自己击飞,然后夺走‘我爱罗’的场景。

    他立刻抱住‘我爱罗’躲开了这次攻击。

    “预知的能力?还不错。”‘宇智波鼬’说着夸赞的话,语调却没有任何的起伏。

    毫无疑问,这位是从鲜血中沐浴而来的杀神,否则不会有这么强大的气息,而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织田作怀里的‘我爱罗’。

    太宰治面色不善,“这位小小姐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或许是因为强大,‘宇智波鼬’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我是来带回一尾人柱力的。”

    不是‘我爱罗’,而是一尾人柱力。

    织田作也严肃了起来,这个说要带走‘我爱罗’的人,根本就没有把她当做一个人来看待。

    ‘我爱罗’的反应也很反常,她似乎有些畏惧,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将怪物放在一个孩子的体内,这一听就是邪恶的组织,太宰治可太清楚这些黑暗是什么样的,不会因为对方是孩子还是老人就放弃。

    “抱歉呢,要是带走她,森先生和那只蛞蝓一定会来找我算账的。”

    言礼香突然就有些后悔,也许悄悄的消失会更好一些?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大贤者,速战速决吧。”

    话音刚落,‘宇智波鼬’动了起来。

    她的幻术对太宰治不起作用,可她的体术比任何人都强,她的体术会被织田作预知,但织田作无法逃离她创造的幻术。

    简直就像开挂一样,况且这还不是真正的宇智波鼬,言礼香再一次感受到了鼬尼桑的强大。

    “鼬神不败,千秋万代啊。”利姆露在转生之前也是宇智波鼬的忠实粉丝,是千千万万为鼬神落泪的阿宅之一。

    也许是因为在异世界待久了,利姆露有些手痒,突然就想和宇智波鼬打一架。

    不过面前这个女孩会生气吧,利姆露可太清楚言礼香对鼬的爱了。

    几乎是一瞬,两人就败下阵来,‘我爱罗’被宇智波鼬抓住。

    趴在地上的两人只能看见她们渐行渐远的身影,而‘我爱罗’没有丝毫的反抗,似乎早就已经看清了未来的模样。

    最后,她微微的抬起头,朝着两人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灿烂的笑容。

    ‘谢谢你们。’

    这是她说的最后的一句话。

    ——

    中原中也终于结束了出差,归心似箭,想要见到那个让自己担心的日思夜想的女孩,热血却在听见报告的时候冻住了。

    “你说什么?”

    无意识散发出的杀意让下属瑟瑟发抖,只能被迫重复了一遍内容,“太宰干部和织田作之助叛离组织,‘我爱罗’被疑似敌对组织成员带走失踪。”

    他出差不过几个星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中原中也拿起这段时间发生事情的报告,仔细的看了起来。

    中原中也是紧握着手看完的。

    太宰治的叛逃是他没想到的,可比起‘我爱罗’的失踪,这一切似乎都变得不重要了起来。

    他仔细的盯着监控里的女人,无一不告诉他她的强大。

    但如果他在此处,绝不会让那女人带走‘我爱罗’的。

    绝对不会!

    中原中也愤怒的捶了下桌子,他不应该答应去出差的。

    他想起自己走之前,女孩给予自己的信任。

    ‘等我回来。’

    明明承诺了她绝不会背叛,可在他做出离开女孩的举动时,就已经是背叛了。

    “可恶。”

    我一定会找到你,把你带回家。

    而那些伤害你的人,就等着被重力碾碎吧!

    森鸥外也没想到因为一张异能许可证,会一下子失去两个得力大将。

    还有一个一旦成为敌人就无比棘手的织田作之助。

    爱丽丝快乐的玩耍着,仿佛不知道他的烦恼。

    为了这张许可证,森鸥外付出了太多。

    ——

    回家了,言礼香看着熟悉的房间,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时间开始流转,仿佛去了一趟文豪的世界只是她的错觉。

    她迅速的找出手机,给虎杖悠仁发了信息。

    我要 养猫:悠仁,你在哪?我能来找你吗?

    我亲爱的弟弟:我在看电影,这里好像是五条老师的家里?

    也不一定非要见到悠仁,只是想确认自己的存在罢了。

    言礼香也还记得自家弟弟是假死的状态,所以回了一句‘那下次再约吧。’就关掉了手机。

    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平静,言礼香照常去上学,并开始构思下一篇小说。

    其实早就构思好了,在文豪世界无聊的时候言礼香就开始构思。

    而且因为得到了几位之前小说主角能力的原因,言礼香行走在这个充满咒灵的世界也有恃无恐了起来。

    等这学期结束,言礼香就打算转学去咒术高专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