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别找人借钱!

    然后她看见刘利恒一手推着自行车,一手握着狗链,狗链的另一头是条黑色的半大狼狗。

    那狼狗看着很有精神,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瞧见她的时候,“汪汪”叫了几声。

    叫声响亮,表情的话,不是那种恶狠狠的凶,倒是有点奶凶奶凶的。

    “这就是你想的办法?往家里养条狗?”

    她语带怀疑的问道。

    这狗看着不是那种特别凶,爱咬人的狗,就算很凶爱咬人,她也不能放狗咬刘老太或者刘来男等人啊。

    虽然如果可以的话,她挺想放狗咬他们的。

    刘利恒点点头,“对,这就是我想的办法。我好像没跟你说过,我妈她怕狗,刘来男他也怕狗,赵爱花和刘念孙就更不用说了,也是怕狗那一波的。有这条狗在,就是你请他们来家里,估计他们都不敢来。”

    赵红凌狐疑的看了刘利恒一眼,“真的假的?有这么夸张吗?他们再怕狗,狗拴着,他们也敢来吧。我们总不能撒着狗,不拴着。”

    这狗看着不是特别凶的,但万一咬人呢?别没把刘老太等人咬了,把她或者跟她亲近的人给咬了。

    刘利恒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拴着,当然得拴着,不过拴着也能起到威慑作用,我妈他们不敢来的。”见赵红凌不太信,他补了句,“把狗栓门口这边。”

    赵红凌:“...”

    要是栓门口这边,那怕狗的人还真会不敢进的。

    刘利恒是个行动派的,把自行车停好后,就开始安顿那条狗。

    他给狗搭了一个简单的棚子,把狗链的一头套死在一个鉄锥上,把链子扯直了狗头刚好到门口的位置。

    人要是从门口过想要避开狗,就得擦着另一边走。

    赵红凌看的想笑,这位置,嗯,真好。

    刘利恒弄完一转身正好看见赵红凌那表情,他嘴角勾起,拉住赵红凌的手,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起了刘老太和刘来男怕狗的事情。

    赵红凌听的直乐,刘老太和刘来男要怕狗怕成这样,那带回家的这条狗还真能阻止刘老太等人进来。

    看见王玉花,刘利恒喊了声“妈…”

    王玉花“哎”了一声,说了句“回来了…”

    “嗯。”刘利恒一边伸手把小麒从王玉花手里抱过来,一边问道,“小麒今儿个听话不?”

    “听话,小麒乖着呢。”

    王玉花说的时候满眼宠溺的看着小麒。

    小麒也确实乖,一般不哭闹,也就拉了尿了饿了困了会哭,其它时候都老老实实待着,其中有一大半的时间是在睡觉,这么点的婴儿嘛,都这样。

    要说哪儿不好的话,就是一点,老爱让抱着。

    “小麒,我是爸爸…”

    刘利恒笑呵呵的对小麒说道,逗着小麒。

    不知道小麒是知道逗了还是看见刘利恒高兴,挥舞着小胳膊发出“啊,咿呀…”的声音,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哎呦,看见爸爸这么高兴啊,跟爸爸说话呢…”

    刘利恒心情更好了,握住小麒那白白嫩嫩的小胖手,“吧唧”亲了一口。

    在心里,他想着自己会尽可能让小麒永远这么开心下去。

    吃过晚饭,王玉花就回屋里睡觉了。

    赵红凌把小麒哄睡后,戴着顶针,在昏黄的灯光下做起了婴儿背带。

    “都这点儿了,你还不睡?明儿个再做吧。”

    刘利恒心疼道。

    赵红凌摇摇头,“我不困,你困了你就先睡吧。”

    刘利恒:“…”

    咋不困了,他都看见赵红凌打了两次哈欠了。

    他抿了抿唇,暗忖,说到底还是自己没本事,所以才让赵红凌这么累,一边忙着带娃,还要一边忙着赚钱。

    心底的某个想法再次升起,且越发强烈。

    握了握拳头,他下定了决心,开口道,“媳妇儿,我想跟你说件事儿。”

    “啥事儿?你说。”

    “你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这么郑重其事?

    赵红凌放下手里的东西,看向刘利恒,“你想说啥事儿?”

    刘利恒表情严肃道,“我想自己单干,不想给人打工了。”

    赵红凌眼眸睁大了些,单干?刘利恒说出这想法比上辈子早了呢。

    不过也正常,上辈子刘老太等人赖在了家里时不时整幺蛾子,小麒的脸上又留了疤,家里乱糟糟一堆事,刘利恒就算有单干的想法也推迟了。

    见赵红凌不说话,刘利恒以为赵红凌不愿意,劝说道,“媳妇儿,给人打工永远挣不了大钱。改革开放之后,个体户多了起来,有的在体质内上班人的都辞职创业经商了。

    我学了五年木匠了,也已经出师的,我带的徒弟里有三个还不错,他们也愿意跟着我干。媳妇儿,你相信我好不?我会把生意做好,让你和小麒过上好日子的。”

    说完,刘利恒紧张又期待的看着赵红凌。

    “我相信你,我同意。”

    上辈子刘利恒就带着三个徒弟单干了,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日子过得也比寻常人好太多了,要不然家里哪儿来的钱买房,哪儿能有上百万的存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