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案:孔雀与黄鹂鸟 第247章 两年前的纠纷

    如果只是为了松田大志的安全着想,方案二是成本最小,效率也最快的办法。将北原苍介送进监狱之后,长谷川春奈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蹦跶下去的必要,松田大志和北原夏树也就都安全了。

    但是,从北原夏树的角度出发,长谷川春奈杀了北原千夜,是她必须要除去的对象,仇恨她的程度甚至要大于北原苍介。让她放过长谷川春奈,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以北原夏树的个性,有可能会因此做出不理智的行为,甚至亲自动手报仇。

    想到这里,松田达也抿了抿嘴,终于下定了决心:“夏树,我考虑了很久,其实那个骗子说的第三个方案,才是真正可以一劳永逸的方法。”

    北原夏树一愣,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道:“什么?第三个方案?你是说,要直接去把那两个人杀了?”

    “是的,我想了想,先写下自白书,犯案之后再去自首,是唯一的,也是损失最小的办法了。”松田达也坚定地点了点头:“你放心,瞧瞧我这身板,多强壮,说不定还能活到出狱那天呢。再说了,像我这种单身汉,就算真的坐了牢,也没有什么人会被我牵连的。”

    见北原夏树看着自己,紧紧地皱着眉头,松田达也故作轻松地笑了:“你不用替我担心。只要你和松田老师接下来能好好地生活下去,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你们父女俩对我这么好,我能为你们做一点事,那也是应该的。”

    北原夏树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摇摇头拒绝了:“不行。伊藤大哥,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还是不同意。如果让你替我去shā rén,以后万一爸爸知道了,他会恨我一辈子。你放心吧,我会自己先想办法,不会一时冲动去做傻事的。”

    松田达也说服不了她,只能浑浑噩噩地回了家,刚洗漱完躺在榻榻米上发呆,那个陌生人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松田先生,你这么久没有联系我,难道说,你和北原太太讨论下来,最终还是决定不买我的方案吗?”

    松田达也倒也不避讳,既然对方神通广大,什么事都能查得到,自己也没有隐瞒他的必要:“不错,我们都觉得不需要买什么方案了,我个人倾向于第三种,由我亲自下手,但是夏树……她暂时不同意。”

    “哦?松田先生为了那对父女,居然甘心牺牲自己?”那人似乎有些吃惊,只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不过,要让北原太太答应第三个方案,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吧?有人无偿替她报血海深仇,难道她还有拒绝的道理?”

    对方的语气不知为何让松田达也有些不适,他似乎在暗示自己,夏树的话不过是在惺惺作态,便连忙开口反驳道:“夏树本来就是个很善良的人,不同意我为了她去shā rén,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那人听他有些激动,居然开怀大笑了起来:“哈哈,松田先生,你先别激动,我可没这意思。如果你想让北原太太同意,确实并不算什么难事吧?

    你只要告诉她,你得了绝症,命不久矣。所以在临死之前,想替她和松田大志做完最后一件事,不就行了吗?”

    他的话让松田达也有些不知所措,自己什么时候得了绝症?但是很快,他就想起来了,原来对方的意思,是两年前那场医院的乌龙事件。

    两年前,他因为高血压的关系,经常会流鼻血,然后就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医院的实习医生竟然将自己的核磁共振照片和一个鼻咽癌患者的搞错了。最后幸亏自己的主治医生看出了问题,在化疗开始前就及时叫停了,没有酿成什么大祸。

    可是,对方居然连这件事都能查得到,这怎么可能呢?当时自己并没有将这件事捅给任何媒体,只是和医院私下里达成了和解,医院后期对这件事肯定是讳莫如深,不会和外界提及,即使在医院内部,应该也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才对。

    难道说,这个人是那家医院内部的工作人员吗?松田达也想到这里,不禁全身发寒,难道说,对方从两年前开始,就已经对自己进行了跟踪调查吗?

    他努力舒缓了一下语气,试探地问道:“可是,这件事是个乌龙事件不是吗?我就算告诉夏树说我有绝症,她也一定不会信的。当初那些医疗记录,在和医院交涉完拿到赔偿之后,我都已经还给他们了。没有这些东西,我怎么去说服夏树相信我呢?”

    那人对他的疑问有些嗤之以鼻,桀桀怪笑了起来:“松田先生,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既然知道这件事,那就肯定手里有相关文件啊。这套资料便宜得很,我只卖你一百万日元,怎么样,是不是物超所值?”

    松田达也有些犹豫,对方的本事自己已经有些了解,能弄到这套资料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那人感觉到了他的迟疑,笑着说道:“怎么?松田先生还是不相信我吗?这样吧,你准备一百万日元的现金,我只要万元不连号的旧纸钞,我们当面/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怎么样?”

    “你,你愿意和我当面/交易?”松田达也这下是真的有些吃惊了:“你,你干这行,难道就不怕我会报警吗?”

    “松田先生倒是快人快语。”听到他的话,那人却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我怎么可能会亲自来呢,不过是找个跑腿的罢了。这年头,需要钱的人有很多,我的跑腿小伙计,也是家里有病人,急需用钱的可怜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