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飞剑

    砰!

    力道凶猛的一记拳头狠狠落到了实处。

    可手上回馈而来的疼痛,以及那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却是让王霄暗道不妙。

    终究是底蕴太差。

    巨力法术超负荷使用,还未伤敌,自己肉身就先承受不住了。

    盛气而来的江家大公子,被这势大力沉的一拳阻挡下来,只是停顿往后退了一步。

    他在王霄面前驻足下来,稍稍有点诧异。

    “稍微有点蛮力,但是没有用!”

    说罢,继续往前一个大踏步,手逞利爪状,直袭王霄心窝!

    劲风逼来。

    王霄能看到江家大公子手上妖化后,那覆盖着的乌亮鳞片和尖锐利爪。

    不敢与其硬碰锋芒。

    赶忙一个翻滚避开的同时,摸出那柄血红匕首,想趁机找点机会。

    但那江家大公子气势汹汹,又岂能那么轻易摆脱。

    他深吸一口气,张嘴猛地喷出一口恶臭无比的猩红雾气,眨眼便将王霄吞没。

    腥风袭来。

    尽管在闻到恶臭的第一时间,王霄就意识不妙,第一时间就屏住了呼吸。

    可妖雾无孔不入。

    仅是片刻,王霄就感觉神情恍惚,四肢变得无力,心底开始生出一股躁动之意,且愈演愈烈。

    “该死!”

    王霄狠咬舌尖,想挣脱这股要命的状态。

    可对方境界压制太为致命,尽管咬得伤口未愈的舌头鲜血再次溢出,也逃不过对方魔爪。

    该死的窒息感再次传来。

    王霄憋红了脸,整个人如一块破布般,软绵绵的,被江家大公子单手捏住脖颈提起。

    正当对方手上发力,想要痛下杀手的时候。

    老道士那洪亮的嗓音蓦然响起,仿佛一道天籁之音,响彻王霄心头。

    “妖孽,竟敢放肆!”

    话音一落,紧接着的是一抹金光掠过。

    那死死捏住王霄脖颈的手,转瞬之间,便被老道士那凌厉无比的飞剑在关节处砍断,啪嗒一声跌落在地,滚烫的鲜血洒了王霄一脸。

    江家大公子面色骤变,捂着断臂急速退开。

    可老道士短暂摆脱蛇妖,又怎会留着这个隐患对王霄不利。

    他招手一挥唤回飞剑,身形一个闪烁,下一刻便出现在江家大公子身侧。

    狭长的飞剑金光煌煌,散发无尽杀意。

    江家大公子肝胆欲裂,方才出现时的大局在握神情和睥睨姿态,在这一刻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师尊,救我!”

    他使出浑身解数,遁法一边逃窜,一边散布出层层恶臭的妖雾,试图阻挡老道士片刻。

    “废物!”蛇妖一声冷哼。

    倒没有见死不救。

    只见它张嘴吐出一道碗口大小粗细的毒液之柱,漆黑如墨,直射老道士而去。

    老道士却是全然不惧。

    阴神继续追击,只是单手快速掐着法诀,结出一个护身法印,将那歹毒无比的毒液抵挡在外。

    嗤!

    老道士的护体神光被腐蚀,冒出阵阵青烟,把他掩盖其中。

    可却难掩之中升起的一抹璀璨金光!

    金光过后。

    江家大公子慌乱的嘶吼戛然而止,庭院之中安静了。

    他在临近蛇妖身前的一团妖雾中显现出身形,一颗大好头颅滚落在地,脸上挂着的惊惧之色已然凝固。

    蛇妖森然吐着信子,望了一眼身前的无头尸体。

    两只灯笼大小的竖瞳看向老道士,周身鳞片如同呼吸般反复收束,散发出无比凶戾的气息。

    ……

    而在庭院开外。

    先前随同江默离去的一群江湖人士,在远离之外的一处凉亭围观。

    看到这一幕,无不战战兢兢,脊背发凉。

    “江家大公子,就这么被一剑枭首,死了?”

    “这老道士究竟什么来头,当着这大妖的面前,就这么杀了它的弟子?!”

    他们现在有点骑虎难下。

    其实在看到蛇妖现身之时,这群江湖人士中,就有许多人后悔了。

    以为老道士方才所说,江家勾结牙行,背地里坏事做绝,纯属是诬陷。

    可谁又能想,他们还同一头恐怖渗人的妖物有勾连!

    他们夹在江家与王霄二人之间,进退两难。

    不少人想与老道士求和,可先前大家伙围攻的时候,那全都是下的死手。

    同伙也被王霄跟老道士杀了不少。

    尽管现在风头不对,可也没谁愿意扯下一张脸。

    只敢在心里边大骂江家不当人子,道貌岸然,欺诈他们当那枉死喽啰!

    ……

    老道士阴神回归肉身,搀扶起王霄,施展了一个清灵术,问道:“怎么样,道友,身体无恙吧?”

    王霄感觉一股清凉游遍四肢百骸,刚刚因为妖雾入侵所带来的不适感被一扫而空。

    他点了点头,望了一看气息攀升愈发慑人的巨大蛇妖,问道:“道长,现在该怎么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