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ibookv小说网! 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

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

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

木槿棉 著

完本 免费

《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是一部由作者木槿棉所写的言情小说,ibookv小说网第一时间为该小说爱好者提供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最新章节,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全文阅读,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全集免费下载!更多更精彩的言情小说尽在ibookv小说网!   母亲葬礼,她的丈夫带着小三儿来送葬。苏久念心如死灰,答应离婚,转身嫁给了替她完成孝礼的男人。新婚丈夫白天在人前宠她,晚上在家里爱她。日日疼,夜夜宠,苏久念终于吃不消,“陆少我请求休战!”“那就造个宝宝让你休……”男人说着扑上身。等到季子煜发现她的爱意找上门,小包子一个人躺在摇床里嘤嘤哭,他以为找到机会,抱起宝宝闯进屋,“念念他不懂得疼宝宝,我来替他当奶爸!”“滚!”陆擎深压上想要起身的小妻子,冷冷踹上门赶人,“我们再生个儿子让他宠姐姐。”

111.9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7-07-08

在线阅读
《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是一部由作者木槿棉所写的言情小说,ibookv小说网第一时间为该小说爱好者提供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最新章节,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全文阅读,冷帝蜜爱,娇妻本为心尖宠全集免费下载!更多更精彩的言情小说尽在ibookv小说网!   母亲葬礼,她的丈夫带着小三儿来送葬。苏久念心如死灰,答应离婚,转身嫁给了替她完成孝礼的男人。新婚丈夫白天在人前宠她,晚上在家里爱她。日日疼,夜夜宠,苏久念终于吃不消,“陆少我请求休战!”“那就造个宝宝让你休……”男人说着扑上身。等到季子煜发现她的爱意找上门,小包子一个人躺在摇床里嘤嘤哭,他以为找到机会,抱起宝宝闯进屋,“念念他不懂得疼宝宝,我来替他当奶爸!”“滚!”陆擎深压上想要起身的小妻子,冷冷踹上门赶人,“我们再生个儿子让他宠姐姐。”

免费阅读

殡仪馆内,哀乐鸣响,在场众人均是一身黑衣,胸前别着纸折的白花,依次到遗像前给死者献花道别。

苏久念一身孝衣站在旁边,清瘦的小脸眼睛红肿地一一鞠躬还礼。

“阿姨马上就要入殓了,季子煜怎么还没到呢?”闺蜜一脸焦急的站在苏久念旁边,时不时垫脚朝门口打望。

“不等了。”苏久念干涩的嗓音艰难地吐出这一句。

“别,你母亲就你 一个女儿,她入殓女婿不在场多遗憾,在等……哎,季子煜来了!”

苏菲喊完这一声,看清门口走进来的一男一女后悔也已经晚了,众人的目光齐齐朝门口看去。

高大的男人背光从门口走进来,一身黑西装修身笔挺,毫不避讳地手臂上挽着一个女人信步而来。

海城第一豪门的季二少爷,多金却专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惜专情的对象,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苏久念,却是他身边这位形影不离的美丽女人安若笙。

不过岳母的葬礼上,还能这么明晃晃地带着情。人来祭拜,这份“孝心”还真是让人另眼相看。

苏久念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俊男美女,即便看了这么多年,也觉得他们相配的刺眼。

“季子煜你太过分了,今天是念念母亲的葬礼,你平时就算再不靠谱也不能在今天做出这种事情,你……”

“苏菲!”苏久念拉回为自己鸣不平的闺蜜,眼神制止住她,然后安静地点了三炷香递到季子煜的手上,“谢谢你能来。”

不管如何,母亲生前很喜欢季子煜,他能来送她最后一程,苏久念很感谢他,即便他来的目的她心里明镜似的。

季子煜没想到她竟然没有当场爆发,还若无其事的递香给他祭拜。

“苏久念你再怎么装,我也照样会跟你离婚,你要是识趣就乖乖……”

“我同意了。”苏久念忽然开口打断他的话,抬头布满血丝的水眸对上他那双错愕的眼睛,“我母亲葬礼结束,我就立马跟你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可以上香让我母亲入殓了吗?”

她的声音平淡地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好像在闲话家常一般。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话说出口就在她心尖化了一道口子,以为疼了这么多年早已麻木的心,还是会因为想到要跟他彻底分开而疼痛不已。

季子煜没想到纠缠了整整两年坚持不离婚的苏久念,会突然松口。明明之前他做了那么多事情逼她都不见她妥协。

随后想想又觉得很正常,他带安若笙参加葬礼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刺激让她答应离婚。

他接过苏久念手中的香,刻意忽略她泛红的眼眶,跟安若笙走到遗像前一前一后的鞠躬,苏久念麻木的弯腰回礼。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看到她纤细的身子孤零零地站在黑白遗像边时,心里微微的紧了一下。

他在离开路过她身边时,脚步顿了一下,“其实也可以不用那么急,先处理好你母亲的后事再去办理也不迟。”

“不用。”苏久念果断的回答,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说出下半句话:“等会儿葬礼结束后我回苏家拿户口本,到时候打电话给你。”

她一直低着头,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季子煜。

她怕她再多看一眼,再推迟一些时间会让她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土崩瓦解。

季子煜没有再说话,感觉到身边安若笙挽着他的手臂动了一下,他侧首安抚地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氛围,我先送你回去。”

“嗯。”安若笙柔顺的应声,对旁边的苏久念温柔地说了一声抱歉,被季子煜搂着肩膀走了出去。

“丫的白莲精太过分了!”苏菲一直觉得安若笙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绿茶婊里的战斗机,白莲花里的活妖精。

但是现在在苏久念面前,这一手温婉有礼进退有度,无形中的耀武扬威干的太狠太让人可恨了!

苏久念目光一直望着供桌上自己母亲的黑白遗像沉默着,从今以后,这个世界真的就只剩下她孤单的一个人了……

“念念。”苏菲心疼地看着她眼睛里隐忍的泪水,忽然扑上去紧紧抱住她,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你想哭就哭出来吧,你这样看的我好难受。”

苏久念呆滞地目光注视着已经走到门口的一男一女的背影。

“眼泪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你该做的是把受了的委屈加倍打回来。”男人低沉地声音响在耳边,慵懒中透着不近人情的淡漠。

竟然是陆擎深?!

苏家跟陆氏集团旗下的一个子公司有合作,苏久念在一次竞标会上有幸见过这个男人一面,但是没想到他的身份,竟然会屈尊出现在这里。

不管陆擎深来的目的,但今天是母亲的葬礼,来者是客,她都心怀感激。

“是。”苏久念吸了吸鼻子,低头抹掉脸上的痕迹,抬起头,她的脸上扬着清冷的坚强,嘴角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让陆先生见笑了,感谢您来参加我母亲的葬礼。”

陆擎深没有答话,想到刚才的一幕季子煜竟然敢这么伤害她!

他深邃的眸子盯着面前佯装坚强的女人,抬手覆在她柔软的发顶:“不想笑就不要笑,在我面前不需要这些。”

苏久念愣了下,出神地看着面前矜贵优雅的男人,他俊美的脸,棱角如塑的轮廓好似上帝最精致的艺术品,那仿佛天生站在权势最顶端,浑然而成的一身气度高傲不可攀附。

她跟他见面不超过三次,他怎么会对她这么的……亲昵?

苏久念不敢多加妄想,与季家那种后起的豪门家族不同,陆家乃是真正的上流贵族世家,其百年传承积累的深厚财富底蕴非同一般,让人望尘莫及。

这样的男人,就好像神坛上的神佛,一心向往,却丝毫不敢生出任何亵渎之心。

苏久念就见陆擎深自己走到供桌上抽了三柱香,修长的手指拿着到旁边燃烧的蜡烛上点燃,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走过来牵起她的手,浅浅勾着薄唇:“跟我一起给伯母敬柱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