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ibookv小说网! 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坏坏娇妻甜甜宠

坏坏娇妻甜甜宠

坏坏娇妻甜甜宠

九月川 著

连载中 免费

一夜放纵,她狩猎成功,推倒了帝都传说中最危险的男人严北唐。 为了报仇,她搭上自己。 食髓知味,他欲罢不能。 第一年:他出现在每一个有她的地方,君丝萝,你为什么不继续推倒我? 第二年:他黏在她身边,君丝萝,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第三年:他跪在她面前,君丝萝,你嫁我,我帮你虐渣! …… “严北唐,你真是够了!”

115.4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02

在线阅读
一夜放纵,她狩猎成功,推倒了帝都传说中最危险的男人严北唐。 为了报仇,她搭上自己。 食髓知味,他欲罢不能。 第一年:他出现在每一个有她的地方,君丝萝,你为什么不继续推倒我? 第二年:他黏在她身边,君丝萝,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第三年:他跪在她面前,君丝萝,你嫁我,我帮你虐渣! …… “严北唐,你真是够了!”

免费阅读

身边的男人还在沉睡。

君丝萝的脑海中短暂的一片空白,之后记忆渐渐苏醒。

浑身上下,无处不痛。

尤其是两腿之间,更是难以描述的疼痛。

昨晚,战况激烈,不可形容。她低估了严北唐的器~大活好,也没料到了严北唐的持久。

不过,不管怎样的意外,全部到此结束。

君丝萝哼着歌,在浴室把自己打理的整洁清爽。不慌不忙的取出口红,对镜涂在饱满妖艳的唇上。

女王红似乎特别适合她,只是稍作点缀,已让她有种妩~媚妖~娆,不可一世的模样。这也是她最喜欢的自己,许多人看管不管她,但也绝对干不掉她,真好。

捏着口红,君丝萝走出浴室。

床上的男人,还陷在床的轮廓里。

她则径直走到了床的正对面,以一整面墙的落地窗为背景板,用口红在上边写字。

她写:严先生的滋味,品尝过后,不太好,很失望。

写完了,君丝萝还觉的不够劲,正琢磨要不要补上一句狠的——

身后,一个懒洋洋的低沉男音响起:“君丝萝,你是在作死。”

君丝萝的嘴角挂着一抹冷笑,手上口红继续写:差评!

写完之后,她才华丽转身,亮晶晶的眼睛里有种令人不敢与之长时间对视的艳光:“严先生,我这个人天生比较耿直,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你可别见怪。不爽就是不爽,总不能不爽装爽,不利于您的提高和进步。”

严北唐可不是个脾气好的温柔角色,看见那字,再听这话,眼神冰冷,气势凌厉。

“不爽?那你昨晚为什么大呼小叫,整夜的喊要?”

君丝萝在心里边恨的牙痒痒,面儿上却仍是维持着那抹媚笑,“我这人的家教比较好,就算心里边再不满,还是会在当时给足了面子。假叫床,这也是为了严先生你啊。”

严北唐眼神凉薄,看着她唱作俱佳的表演。

才想说什么,酒店的门铃,突然持续的响起来。不止门铃一直按着,门板也在使劲的砸,活像要将门框给拆了似的。

君丝萝眼冷意更深,“严先生,等会应该会很热闹吧?”

严北唐点燃了一根烟,夹在指端,“君丝萝,我不喜欢别人算计我,就算是用上床这种方式来算计,我也会生气。”

她媚笑,双瞳中央火光缭绕,“瞧您说的,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上也上了,这会儿又要兴师问罪不成?再说,昨晚我说的很清楚,我需要一个男人,你愿意就来,不愿意就滚,谁抓着你的腰带,逼你解裤子来的?”

隔着缭绕的烟雾,他狭长的眼睛眯起,目光锁紧了她。那神情,就像是一位被激怒的老练猎人,已然盯上了心仪的猎物。

君丝萝被他盯的心惊肉跳,可事到如今,她没有退路,唯有勇往直前,杀出一条血路。

门,轰然被踹开。

君丝萝的现任男友罗尔凡,虽只与她确定情侣关系仅十天,此时却是充满戏剧性的闯了进来。

貌似,要抓~奸。

虽然君丝萝衣装整齐,可床上还躺着一个没穿上衣,下身藏在被子里,满身吻痕、抓痕、咬痕的野男人呢,就算是傻子,大约也能猜出来这间房内,曾经发生了什么。

罗尔凡甚至来不及瞧清楚野男人长的什么样,便开始了唱作俱佳的表演。

他心碎欲绝的嚷嚷,“丝萝,你和他……你们睡了??”

接着露出最凶狠的表情,转头对上床上那男人的脸。他倒是要瞧瞧,哪个野男人如此可恨,连他看上的女人也敢碰。他非得要……

等到看清了那张轮廓分明的面孔时,罗尔凡的小腿顿时软了。

一秒钟,从天堂到地狱,又好像被人劈头盖脸,泼了一盆冷水下来。

罗尔凡顿时怂了,不可置信的惊呼,“小舅?怎么会是你!!”

啊啊啊,他简直要疯了!!真的要疯了!!

君丝萝撩起发丝儿,风情万种的模样,“是啊!就是你的小舅。尔凡,我把你小舅给睡了,从今往后,你可以礼貌的称呼我一声小舅妈了。”

罗尔凡捂着心脏,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是情绪激动,也是惊吓过度。

这和预先设计好的剧本不一样!!

君丝萝不屑冷笑,“罗尔凡,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地里做的那些肮脏事。你敢阴我,改天我一定想法弄死你。这件事,你给我牢牢记住了,洗干净脖子等着吧。”她不是在撂狠话,而是在陈述事实。

说完,狠狠的一挥手,那个抹脖子的动作,做的是流畅自然,干脆利落。

对君丝萝的个性多少有几分了解的罗尔凡禁不住浑身一冷,可恶,他居然真的被一个女人给吓到了。

可让他更害怕的,还是另外一位煞神。

君丝萝的事,稍后再去计较。

严北唐就在面前,这个场面,得怎么圆过去?!

罗尔凡一个头两个大,他怎么敢让严北唐有一丝丝的误会。

“明明是你劈腿,你和别的男人睡了,你居然还要怪我,你你你……简直含血喷人!!”罗尔凡转过头,像是辩解,又想是告状,“小舅,你别听她胡说,这事儿跟我没关系的。我是来找她,可是我没想到小舅你也在……我……”

“对啊,如果你早知道和我睡的野男人是他,你有那胆子往里闯吗?”君丝萝语色风凉,随时准备补刀。

“当然不会!”罗尔凡尖叫。

君丝萝立即揽住了严北唐的颈子,继续补刀,“严北唐,你听到了吧,他骂你是野男人呢。”

罗尔凡:……

他明明不是那个意思。呸呸呸,他要被君丝萝带进阴沟里去了。

虽然不敢看严北唐的眼角,可罗尔凡明白的感觉到,一股杀气,横扫过来,他快吓哭了。

严北唐的鼻端,闻到了一抹香。

就是这诱~惑十足的美妙气息,缠了他一整夜,引他情动,令他欲罢不能。

原以为,一要再要,那种渴求的感觉会变淡些。

然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