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ibookv小说网! 手机版

首页耽美 → 式神绝不可能是单身狗

式神绝不可能是单身狗

式神绝不可能是单身狗

潇潇雨歇 著

连载中 免费

这是一个属于阴阳师的世界,cp大乱炖,啼笑皆非的开始,主轻松基调,当式神们都生活在现代,每个人有着不同的身份,却又在冥冥之中联系在了一起,会什么有趣的事呢?当然,这是脱离了游戏背景的新的世界,不知道的也完全不影响观看~~~为了看起来比较正常式神的名字会稍有修改,么么哒٩(๛ ˘ ³˘)۶ 夜纶(夜叉)×方青(青坊主):厚脸皮牛郎攻×性冷淡精英受。 天淏(大天狗)×耀狐(妖狐):冰山警察攻×妖孽二货受。 黑羽(鬼使黑)×月白(鬼使白):无赖腹黑攻×温柔人妻受(兄弟)。 沈酒(酒吞童子)×沐辞(茨木童子):懒散模特攻×表里不一总裁受。 邀刀(妖刀姬)×青幽蝶(青行灯):霸道御姐(?)攻×高冷御姐受。 荒(荒)×沐莲(一目连):神秘少主攻×禁欲医生受。 身为海归法医的方青回国之后被坑爹发小耀狐下药拐到了一个牛郎1号床上开荤,而耀狐也遭到报应栽到了混血警察天淏身上,方青的学弟沐莲在无意中发现学长秘密之后又被黑社会老大看上了?而他无意中救起的一个神秘男人荒的出现却慢慢牵扯出了双胞胎凶杀案,深入了解之下,神秘男人荒渐渐被沐莲吸引,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34.8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02

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属于阴阳师的世界,cp大乱炖,啼笑皆非的开始,主轻松基调,当式神们都生活在现代,每个人有着不同的身份,却又在冥冥之中联系在了一起,会什么有趣的事呢?当然,这是脱离了游戏背景的新的世界,不知道的也完全不影响观看~~~为了看起来比较正常式神的名字会稍有修改,么么哒٩(๛ ˘ ³˘)۶ 夜纶(夜叉)×方青(青坊主):厚脸皮牛郎攻×性冷淡精英受。 天淏(大天狗)×耀狐(妖狐):冰山警察攻×妖孽二货受。 黑羽(鬼使黑)×月白(鬼使白):无赖腹黑攻×温柔人妻受(兄弟)。 沈酒(酒吞童子)×沐辞(茨木童子):懒散模特攻×表里不一总裁受。 邀刀(妖刀姬)×青幽蝶(青行灯):霸道御姐(?)攻×高冷御姐受。 荒(荒)×沐莲(一目连):神秘少主攻×禁欲医生受。 身为海归法医的方青回国之后被坑爹发小耀狐下药拐到了一个牛郎1号床上开荤,而耀狐也遭到报应栽到了混血警察天淏身上,方青的学弟沐莲在无意中发现学长秘密之后又被黑社会老大看上了?而他无意中救起的一个神秘男人荒的出现却慢慢牵扯出了双胞胎凶杀案,深入了解之下,神秘男人荒渐渐被沐莲吸引,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免费阅读

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地平线,浓重的夜色覆盖整个S市,忙碌了一天的人挤在交错纵横的立交桥上,不耐烦地按着喇叭催促着几乎停滞不前的车队时,方青已经被自己的损友以接风宴的名义拉进了一个地点十分隐蔽的酒吧,对着某人的一群狐朋狗友几不可见地皱起了眉头……

刚来的小服务生是个面容清秀的大学生,此时正着急的到处找刚刚客人点名的“夜叉”,小男孩跑得满头大汗最后终于在休息室里找到了睡得昏天黑地的夜纶,看着某人瘫在沙发上毫无形象可言的样子,小男孩默了。。。。

沙发上的人突然动了动,小男孩紧张地攥紧了门把,低着头用眼角余光偷瞄慢慢坐起身的人。

夜纶迷迷糊糊地揉了揉自己半长的碎发,拍着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顺便伸了个懒腰,凌乱的紫色衬衫一半扎在修身的黑色牛仔裤里,一半散在外面,随着他大幅度的动作露出精瘦的腰身,

夜纶抬头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个不知所措的小服务生,调戏般吹了一声口哨,刚睡醒的低沉嗓音毫不吝惜地倾洒而下:“小帅哥~站门口干嘛,怎么不进来?”

小男生迅速抬头自以为隐蔽地偷瞄了他一眼,结结巴巴地开口:“夜、夜哥,419包厢的客人请、请你过去……”

夜纶修长的剑眉微微一挑,哟,来这里玩的谁不知道他虽是牛郎,却是纯1号,很多富家子弟还是喜欢玩那些小姐或者乖巧柔弱的小男孩的,所以他很少会被传召,这次……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修长的手指点燃了一根细长的香烟,夜纶放在嘴边深吸了一口后揽着小男孩的肩膀吹到了他憋得通红的脸上,满意的看到小男孩被呛得一阵咳嗽之后,勾起唇角,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走吧,带路!”

在包厢外捻灭手里燃了一半的香烟,夜纶随手抓了把自己的头发,然后什么也没管就推门而入,

包厢里一片乌烟瘴气,夜纶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也没打招呼便直接走了进去,

方青坐在最角落的沙发上,不远处左搂右抱的男生是这次为他接风洗尘的发小耀狐,说是为他接风,但方青看他那玩的浑然养我的样子总感觉他是因为被姐姐关禁闭憋狠了借着他的由头出来自己玩的。。。。

突兀的开门声好像并没有影响到high到极点的少爷们,夜纶也乐得逍遥,大大咧咧地走到最清净的角落,低头看着沙发上正襟危坐的男人,邪笑着开口问道:“我可以坐这里吗?”

突然被从自己的世界里拉出来,方青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淡漠的视线扫过男人半长的黑发,似笑非笑的眼睛,勾起的唇角和闷骚的紫色衬衫,在低到人鱼线处的牛仔裤上微微停顿后稍显嫌恶的皱了皱眉,但还是很有教养的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居高临下的夜纶将他所有表情尽收眼底,玩味一笑,一屁股坐在了方青身旁,故意大幅度地倾身看了一下四周的人,随即了然似的吹了声口哨,“帅哥,是你点的我?”

方青抿了一口酒,“不是,你认错人了。”

夜纶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带着打量的的目光落在方青被酒精润湿的唇上,狭长的眼眸微眯,喉结不自然的滚动了一下,低沉开口:“别害羞嘛,我懂的。”

方青一阵无语,这人听不懂中文么……

懒得再理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方青依旧自顾自喝着酒,渐渐感觉包厢里的空调有些热,方青便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放到后面的沙发背上,正想伸手拿酒,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抢先拿走了自己的酒杯,方青微微蹙眉,转头不悦地看了身边的人一眼,

夜纶毫不在意地一笑“怎么?叫我来一句话也不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趣啊......”

对着刚刚方青喝过的地方饮了一口,然后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一滴酒很给面子地顺着他的嘴角流入了锁骨,消失在了刚刚扣好的第二个纽扣之后,淡色的唇随着他略带色情的舔弄而变得有些水润,在变幻莫测的灯光下显现着诱人的光泽,仿佛在邀人采撷,但是显然他用错了对象,注定对牛弹琴了.......

方青不悦地开口“你用的是我的杯子。”

“所以?”夜纶嘴角微挑骤然靠近,“一起啊?”

方青退后了一点,烦躁地扯开了束缚自己的领带,又扯松了两个衬衫扣子才松了口气“算了,”

他有轻微的洁癖,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用过的东西,这人竟然当面喝自己喝过的酒......果然不应该一时脑抽跟耀狐来这种地方。

夜纶看出他的抗拒,狭长的丹凤眼闪过一丝兴味,他主动退后,离方青稍微远了一点,又叫来服务生重新拿了一个杯子,亲自倒好酒放在方青面前,方青的脸色才总算好了一点。

夜纶淡淡一笑“别紧张嘛,我又不是见到个男人就往上扑,你那么防着我干嘛,我又不能吃了你。”

方青喝了一口酒,瞥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怕你了?”

夜纶懒散的靠在了沙发上,“那你怎么不理我,冰块似的无聊死了!陪我聊天嘛!”

方青:“嫌无聊你可以走,而且我说了,不是我点的你。”

“哎!精英男,你叫什么名字?认识一下呗!”夜纶根本没打算理他的话,反而故意凑近他的耳朵神秘兮兮问他。

方青身体僵硬了一瞬,夜纶呼出的灼热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酒味萦绕在耳边,他的耳朵一向特别敏感,这偷袭让他差点跳起来,

“方青,你..你离我远点!”

感觉到手下身体的僵硬,夜纶不自觉的笑了,这么敏感啊……可是好想调戏肿么破!?!!心里痒的抓耳挠腮,偏偏还是一副懒懒的样子,他极其听话的松开了手,状似无意地朝方青靠了靠,嗯,他才没有想趁机占便宜呢。

耀狐在人群的间隙偷看角落里的俩人,他今天特意带方青来,就是想让他开开荤,都快25的人了,还是纯情的不像话,让自己情何以堪?!不过这架势不行啊,要不要帮他们一把......

耀狐招来服务生交代了几句话之后,朝方青喊“小青青,借我你的车用一下,我老姐找我我回趟家!”

方青拿起自己的外套,“那我跟你一起,”

“哎哎,不用,我没喝多少酒,而且你看这几个,万一你走了他们怎么办?至少要留一个人在这儿看着他们啊。你留下来等着送他们回去或者开他们的车吧,钥匙给我。”

他俩从小一起长大,也不用多矫情,耀狐抢了钥匙连反应的时间都没给方青,直接扭头跑得比谁都快。

方青无奈的看了玩得正嗨的几个人一眼,重新坐了下来,服务生又送来一瓶酒说是刚刚走的那位先生给他赔罪点的,

方青心累的揉了揉额头,夜纶替他倒了一杯酒,还不忘腹诽:MD,老子好久没这么殷勤地伺候人了,这家伙能不能别一脸嫌弃的样子,好像我是病原体似的。

不过....想起刚刚那个长相妖艳的男人走之前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夜纶舔了舔嘴角,好像有好戏看了......

夜纶和方青边喝酒边聊天,不过大部分是夜纶在说,方青在听,偶尔嗯一声算作回答,夜纶也不急,很悠闲的跟他说话,原来方青是医生,刚从国外回来,耀狐带他来放松一下,如果不算刚刚半路逃了的话.......

方青不知不觉间喝了好几杯酒,已经感觉自己有点晕了,包间闷热的空气和旁边的调笑声混在一起,让他有些燥热,随手又解开了一个扣子,直到将手腕的纽扣解开挽到手臂上,燥热得到了缓解之后,方青才松了一口气。

夜纶沉沉的看着身边人裸露出来的锁骨和手臂,喉咙一阵干渴,撇去性格不提,方青这类长相正是他最喜欢的,送到嘴边的鸭子...不能浪费不是?

一起来的几个大少爷都陆续领着心仪的人走了,方青总算松了口气,站起身刚想一起离开,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让他差点栽倒,身后一双有力的手臂稳稳的接住他,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你喝多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方青连反抗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靠着夜纶的搀扶才能走路,夜纶把他带到耀狐事先给他们开好的房间,刷卡进门,走到床边把方青放下,方青早就喝的脸通红通红,碰到柔软的床铺还舒服地蹭了蹭。

夜纶盯着眼前这个毫无危机感的人,上挑的丹凤眼微微一眯,伸手把方青鼻子上早已歪掉的平光镜拿了下来,嗯,这样顺眼多了。

然后慢悠悠地转身哼着歌走进了浴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